社评

铁矿巨头力拓生产中破坏原住民遗迹,CEO及2名高管引咎辞职

见道网 2020年09月14日
  • 力拓集团在全球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为全球资源开发和矿产品供应作出了巨大贡献,是世界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在勘探、开采和加工矿产资源方面的全球佼佼者。此次事件的发生为力拓集团带来了一定的影响,经过事件不断发酵扩大,导致集团CEO及2名高管辞职
  • 2020年9月10日,矿山开发对于国家能源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但是对历史遗址保护也是国家高度重视的问题。力拓董事会发布关于执行委员会成员变更的公告,宣布经双方同意,力拓执行董事兼CEO夏杰思(JS Jacques)、铁矿石业务CEO Chris Salisbury和力拓公司关系高管Simone Niven将离任,以对其皮尔巴拉铁矿石业务在今年5月不慎破坏澳洲Juukan Gorge地区的具有46000年历史的原住民岩洞遗址事件所负责。

    夏杰思将继续担任CEO至2021年3月31日,或在此之前力拓确定CEO继任者。而Chris Salisbury和Simone Niven的离任将即刻生效,并将于2020年12月31日离开力拓。

    现任力拓铁矿石公司铁路,港口和核心服务董事总经理Ivan Vella将临时负责铁矿石业务。力拓正在建立新的社会绩效保证职能,向HSE,技术和项目集团执行官Mark Davies汇报,以加强对社区,遗产实践和运营中绩效的监督。

    为了提高董事会在澳大利亚的参与度,非执行董事Simon McKeon被任命为力拓有限公司(Rio Tinto plc)高级独立董事,即刻生效。新成立的董事会职位将补充现有的高级独立董事职位,由Sam Laidlaw继续担任Rio Tinto plc的职位。

    力拓董事长Simon Thompson表示:“在Juukan发生的事情是错误的,我们决心确保在力拓行动中不会再发生破坏具有如此特殊考古和文化意义的遗产。我们也决心重新获得Puutu Kunti Kurrama和Pinikura人民以及其他传统所有者的信任。我们已经听取了利益相关方的担忧,即缺乏个人问责制会损害集团重建信任的能力,并无法继续执行董事会审核中确定的变更。”

    Thompson还感谢了夏杰思自2016年担任首席执行官以来对力拓的强有力领导,包括领导了力拓历史上最佳的安全业绩,简化了投资组合,剥离了集团的煤炭资产,解决气候变化的战略,并为股东带来了非凡的回报。特别是在COVID-19疫情期间,夏的领导堪称典范。

    夏杰思于1971年出生在法国,2011年10月加入力拓担任力拓铜业集团国际业务总裁,后于2013年2月被任命为力拓铜业集团首席执行官,并成为力拓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2015年2月,力拓将铜与煤炭业务合并管理,夏出任力拓铜与煤集团首席执行官,领导了铜与煤集团的转型,将产品集团业务的重心重新聚焦到最高质量的资产上,并且在安全和现金流表现方面取得重大改进。他所管理的两个开发中的项目(蒙古的奥尤陶勒盖项目和美国Resolution项目)均在他领导下取得重要进展。2016年7月2日,夏担任力拓集团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在加入力拓之前,夏杰思在铝、铝土矿和钢铁行业多个运营和管理职位上积累超过15年的工作经验,涉及业务遍布欧洲、东南亚、印度和美国。2007至2011年间,他曾担任塔塔钢铁集团的集团战略总监。

    夏杰思重视与中国的关系,多次到访中国并与中国政府、大型企业、高校和行业组织开展广泛交流。在他的领导下,力拓分别与中铝和五矿组建合资公司开展勘查业务,还与国务院国资委联合举办央企高管培训。

    Simone九年前加入力拓,并于2017年成为公司关系集团执行官。在加入力拓公司之前,Simone层在Vodafone,联合技术,史密斯集团和Smith&Nephew等公司中担任了超过15年的高级职位,力拓岗位是其首次踏足矿业。

    Chris自1988年以来一直在力拓任职,此前曾担任前铜与煤产品集团的代理首席执行官以及力拓澳大利亚煤炭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他还曾担任过澳大利亚能源资源有限公司的执行和非执行董事以及昆士兰氧化铝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等职位。

    此次原住民遗址事件从爆出至今不足4个月的事件,经过不断发酵,最终导致了公司最高领导者的离任。期间,力拓曾多次发表声明致歉,也由董事会组成独立调查小组并发布报告。

    在8月23日发布的董事会调查报告中,宣布取消夏杰思本年度的短期激励奖金170万英镑,明年的长期激励奖金减少100万英镑,即便如此,也未能平息舆论。

    澳洲国会北方澳大利亚联合常务委员会(Australian Parliament’s Joint Standing Committee on Northern Australia)介入调查,并对力拓公司和夏杰思本人做了质询。

    本次事件体现了澳洲在原住民保护方面的严格标准,越是像力拓这样的本土矿业巨头,在面对社会舆论时越是脆弱。即使通过调查证明没有法律责任,但是面对社会舆论时在初期没能拿出有足够诚意的解决方案,致使代价不断升级。

    近年来自然资源公司在面对安全事故方面的应对总体是比较被动的。2010年BP石油在墨西哥湾海域油井泄露,2015年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在巴西合资铁矿石公司的尾矿坝溃坝事件等都造成了严重的公共关系影响,高管也承担了相应责任。然而与上述两件事件相比,本次力拓在澳洲本土发生的事情责任并不能与之相提并论,却一样付出了首席执行官等高管辞职的代价,值得业内研究和反思。

    此次事件的发生,将为全球各界集团引以为戒,安全生产重于泰山,及时挽救失误造成的影响也是集团必须的业务。(转载请注明见道网 www.seetao.com )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彭雪

    0
    0
    收藏
    评论 0
    相关文章